上马原课有感

在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念这门课里,我为数不多的认真听了的课,就是在马克思讲价值,和使用价值这一章节.以及后面的剩余价值.最近的一节课里,就对剩余价值进行了讲解.其中有两点我一直很疑惑.什么是剩余价值.以及为什么一定会存在剩余价值.在老师上课的讲解中我认为剩余价值,就是资本家在都如资本之后,劳动者投入自己的生产力商品,资本家支付劳动者工资.在生产出生产资料之后产生了高于原本的生产资料的价值,这个差值在减去劳动者的工资之后,就是剩余价值,这一部分被资本家拿走了.但是这里有一个衍生的问题 在这个剩余价值中有没有投入了生产资料的资本家应得的一部分? 就是说, 剩余价值的 公式应该是

 W(商品价值)=c(不变资本)+v(可变资本)+m(剩余价值)。

引用于: 如何评价「剩余价值理论」? - 伍亦勤的回答 - 知乎

但是总的来说.资本家有属于自己的部分利润这个观点一旦确定那么事情就变得开始有趣起来.因为资本家投入的资本是属于不变资本的,所以这部分是资本家应得的.而资本家的管理应该是属于可变资本的, 那么这一部分就是资本家应得的.最后是剩余价值,这个才是真的属于劳动创作的价值(这里补充 个人观点: 劳动不具有价值, 是劳动才能创作价值 ) 那么现在的剥削就是,资本家通过契约只把工人应得的可变资本给予劳动者,而隐蔽的吧剩余价值,据为己有.

再次引用回答中的话:

如果剩余价值划归给资本所有者(即资本家),那么资本家就会滚雪球,越滚越大,造成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金融危机不可避免。

如果剩余价值完全划归劳动者,资本无法增值,生产规模无法扩大,生产力就不会发展。

除非生产资料属于公有,劳动者成为受益人,他们会拿出自己的剩余价值用于扩大生产规模。

在这种模式下,资本只能购买商品和服务,不能购买生产资料,生产资料不会资本家垄断,劳动者就不用向资本出卖劳动力。富人无法滚起雪球,财富不会二元分化。

一句话:只有生产资料的绝对公有,才有劳动的绝对私有。

然而资本家靠契约占有了剩余价值,也天然正义啊。凭实力完成的剥削,凭什么退回去?

问题的关键在契约上,不是所有的契约都是平等的。

信息不对称的契约、实力不对称的契约就很可能是不平等的。

比如南京条约,马关条约,喜儿的卖身契等等。

由于资本家掌控了生产资料,劳动者要么合作混口饭吃,要么饿死。在这种背景下,劳动者签订了对自己不利的雇佣合同。(如果劳动者全部同仇敌忾,拒绝合作,大家是可以同归于尽的,只是可能要先饿死一步。)

资本家靠着对生产资料的垄断,通过契约的方式购买了劳动力,同时压榨了剩余价值。

推而广之,**没有经济地位的平等,就没有政治权利的平等。**经济优势会争取政治权利。政治权利也会变现经济优势。

资本家掌握经济优势,通过左右政治可以巩固甚至加速滚雪球。

剩余价值理论让人类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明财富如何分化、资本如何剥削,为全人类争取平等和自由提供理论基础,同进化论一样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之一。

这就解释了我的第二个问题, 为什么一定会有剩余价值.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真正情况.而是这个剩余价值是认为创造出来的,因为分配的不均,永远是会存在的,没有人能准确的计算出价值的量,以及真正的按劳分配是难以实现的,所以才会存在剩余价值,而一旦剩余价值的分配失衡,出现的就是资本主义的改良,或者无产阶级的革命,重新规定剩余价值分配

如何评价「剩余价值理论」? - zxtwtw的回答 - 知乎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压根就不是为了服务于“价值”是什么?表面上看马克思是在拆分“价值构成”,是在分析“生产”,但实质上马克思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分配”。

也就是商品价值实现之后,到底归谁所有?资本家(提供资本的人)应该拿多少,工人(真正从事生产的劳动者)应该拿多少,提供其他生产要素的人(厂房 设备 技术)应该拿多少。按照以往的市场经济学成本价值理论,谁提供了什么要素,这些要素到底转化为多少利润,就按照这个比例来进行利润分配。但就像大部分人所说,很多东西都无法量化,所以显得很模糊,目前也就没有在市场经济成本价值理论依据下的关于“价值构成”的大一统理论。

但马克思并不关注“价值构成”,因为价值如何构成马克思也算不出来。但马克思发现了“剩余价值”,而“剩余价值”服务于计算“价值构成”么?不是。马克思用这个理论服务于其政治目标:遏制“资本家”主观上的贪婪!弱化阶级矛盾,避免(甚至消除)阶级剥削。

很多人喜欢将“剩余价值”局限在微观经济学领域或者用狭义的西方经济学中的理论来解释“剩余价值”,进而试图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但要知道,这个理论是广义上的西方经济学,更具体的说是狭义的政治经济学即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概念。

所以,要想批判“剩余价值”,就必须要先了解,也就必须要了解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而不能只了解西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更不能将两个经济学中的同一个名词做同意的理解。比如说“只有劳动才有价值”这压根就不是马克思的观点,而被点赞最多的那个回复竟然以此作为抨击马克思“剩余价值论”观点的核心依据。真心让人哭笑不得。

马克思的论断是“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劳动创造价值”是“只有劳动有价值么”?劳动需要对一些生产要素进行整合和加工,而任何一种生产要素都是可以构成利润的成本的,对商品来说也都是成本。但只有劳动成本是变量!这才是马克思对劳动价值论的核心阐述。即并不是马克思忽略其他要素的价值,只强调劳动有价值,而是马克思强调只有劳动价值才是变量,其他成本(要素)价值都是固定的。只有明确此逻辑,才能还原马克思对“剩余价值”的正确表述。

结合马克思的政治理论和经济理论,通俗的来说,马克思将“剩余价值”这样解读:一个商品的产生构成要素包括很多,比如说资本 工厂 土地 劳动 ........但资本 工厂 土地 都是固定成本,而只有劳动是非固定(在生产过程中可变)成本。
其他要素成本先不谈,只谈劳动力成本,在生产之前,资本家雇佣劳动者,明确工资,而在生产的过程中,资本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提升工人的劳动生产率或缩短工人的必要劳动时间,目的就是尽快的兑现其工资价值,而兑现工资之后多余产生的价值便是“剩余价值”。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工人的月工资是500元,每天8小时,工作25天。假设理想情况下,工人按照上述工作标准和要求干完第25天的最后一个小时,其500元的价值完全得以实现,不多不少。也就是说,工人在这25天的工作恰好创造了500元的价值,而这个500元的价值转化为工人的收入(工资),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剩余价值,工人创造的所有劳动价值都归工人所有。但在当时的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中,马克思注意到,在生产过程中并不是这样的理想情况,在生产过程中,资本家会想办法让工人提升自己的劳动生产率以及缩短工人的必要劳动时间(通过各种办法,可能是超时工作,可能是其他),促使工人在25天以内实现500元的价值创造。比如说资本家想办法逼迫工人,让工人在15天就完成了价值500元的创造。那么剩下10天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才是真正的“剩余价值”。但25天过去了,工人拿到的工资依旧是500元(15天的工作量的钱),而剩下的10天工人劳动创造的价值被资本家拿走了。而这10天所创造的价值依旧是属于工人的劳动创造,不属于其他生产要素的创造,所以理应该归工人所有。但现实却是归了资本家,马克思把这种经济学现象称之为“剥削”。

当然有剩余价值,就会有“负余价值”,即劳动者创造的价值不能满足其工资的价值。

但,不管是“价值”的剩余还是价值的负余,都确确实实是存在的,而就当时的资本制度的生产模式下,剩余价值越来越多(资本家的剥削越来越严重),也就意味着,资本家实力的壮大基余“剥削”的程度。资本家的富有意味着逼迫劳动者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

进而,马克思指出,必须要遏制资本家的这种剥削,而后人,对这一理论的实践(政治学方向而非经济学)包括两种,

一种是资产阶级的改良模式,通过谈判,资本家与工人组织(劳动者代表,可以是工会代表,甚至可以是政党)共同协商工资和劳动时长以及相关劳动行为标准,而非资本家单方面制定。并且通过劳动合同赋予劳动者对劳动成果利润的再分配(比如说提成),这都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对“剩余价值”的一种妥协和调和,目的就是缓解劳动者的不满(我创造的凭什么归资本家)。这种模式确实解决了一些问题,缓和了相关矛盾,但从长远来看,这种模式并没有根本解决矛盾以及剩余价值的归属,即无法量化剩余价值,也就无法让劳动者“真正的满意”。只要剩余价值存在,劳动者和资本家的这个矛盾就依然存在。

另一种是无产阶级的革命

这种种模式就是楼上很多人否定并嗤之以鼻的无产阶级革命,即通过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统治,把话语权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让工农(劳动者)由被动变为主动,试图彻底消灭这个矛盾(剩余价值)。虽然无产阶级专政并没有改变资本生产的方式,但却能通过国家手段(制度建设)改变分配方式。通过分配方式的改变试图消灭这种“剥削”,真正实现劳动创造多少,劳动者就分配到多少,也就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常说的按劳分配。

但,很可惜,以目前的人类历史实践而言,两种末世都有利弊。都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第一种模式虽然没有根本解决矛盾,但确实做到了优化和缓解矛盾。通过资产阶级的妥协,工人的工资涨了,福利待高了,劳动者权益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被重视,这都是马克思发现“剩余价值”的伟大贡献。

但这种模式的风险在于,当生产的大环境改变(即生产力不再前进和上升,企业利润减少),资本家会不会管劳动者死活?

因为既然资本家在有利润的时候拿走了本属于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一旦没有了利润,资本家就可能会撤资,拆厂,工人就会失业,生活面临风险和艰难。如果在利润上升的时候剩余价值都归劳动者所有,即便因企业利润下降而失业,那劳动者的生活风险也会小很多。所以,这个潜在矛盾一直是工人阶级所担心的,而不是资产阶级所担心的。我们也就不难发现,为什么一旦爆发经济危机,工人们就会走上街头,而不是资本家们走上街头。因为资本家在利润好的时候拿走了本属于工人们的钱,而一旦企业利润下降甚至倒闭资本家第一个想到的是克扣工人工资以及撤离,而不是从自己的腰包里拿钱出来。而马克思政治理论的践行者也并不相信资产阶级会管工人阶级的死活,所以才有了第二种模式的产生。

而第二种模式虽然试图根本上消除这个矛盾,但如何做到劳动者创造多少?就分配多少呢?因为劳动创造的过程太过复杂 ,无法量化,所以根本做不到理论上或数据参考上的创造多少,就分配多少。所以,无产阶级领导的政党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公有,即国家或集体占有,即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虽然没有直接放到劳动者都口袋,即剩余价值没有完全交给劳动者,但这个剩余价值依旧没有归“某一个人”,而是以国家或集体的形式占有(人人都有,但并没有放在你的口袋里)。然后国家通过再分配,比如说财政支出来让每个人都获利(这种模式下国家占有剩余价值 实质和税收的本质类似,取之于民 ,用之于民)。

但这种模式的最大风险有两个,一个就是国家的掌控者(政党)是否能真正的贯彻用之于民,而不是权为己用(腐败)。如果真的能,则确实能解决剩余价值这个矛盾,阶级矛盾会被弱化。如果不能,则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就会转化成官僚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
如果无产阶级政党能真正贯彻取之于民,不权为己用(假设),那也有另一个风险是无法规避的。那就是虽然剩余价值归国家占有了,剩余价值给谁的问题解决了。但对劳动者个人而言,如何分配,分配多少的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啊。既然国家占有了剩余价值(全民所有),少数人剥削多数人的情况解决了(前提是不腐败)。那由于劳动成本无法量化,如何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分配公平呢(不存在剥削的公平)?历史上的无产阶级政党想到了一个办法,一刀切的计划经济,即忽略生产力状况的“按需分配”.....也就是我们历史上出现的大锅饭..............这个风险在于,大锅饭的制造(生产)由所有劳动者完成(集体),但每个劳动者的个体差异是不一样的,即每个人的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是不一样的,但在分配的时候,每个人分配的基本一样,就会出现问题。即没有做到严格意义上的按劳分配,这与马克思的按劳分配和劳动价值理论以及剩余价值解决办法的初衷是完全相悖的。

那么这种模式就会导致一个最为可怕的风险,那就是,既然我生产的多,我占有的和其他人一样,即劳动的少也不会饿死。我为什么要多劳动?所以,会限制生产的发展。

在资本制度下,以上情况就不会发生,因为在资本制度下,工人不会觉得资本家会在乎他们的死活,他们不努力工作,就不会有收入,就会失业,就会饿死,而国家和集体占有的大锅饭,恰恰是即便你工作的少也给你饭,这会激发人类人性中懒惰的一面。所以,两种制度一个有利于公平,但限制了生产效率,一个有利于效率,但确实存在少数人剥削多数人,

看到楼上亮贴中的观点,很多都是歪曲了剩余价值的本质,以及忽略马克思的针对。过多的围绕“价值构成”来谈“剩余价值”。或站在资本主义立场来看待“剩余价值”。一些人眼中无产阶级革命的路线是大错特错,而资产阶级改良的路线是完全正确的。却不知道,这两种路线都是为了解决剩余价值归属的矛盾所做出的人类实践的努力,都是为了解决或缓解人类之间的矛盾所做出的尝试和努力。而两种模式在构建的过程中出现了或多或少,或对或错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不能作为否定两种模式初衷的依据。所以,不要以为马克思只属于社会主义,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真正的受益者不是社会主义社会,而正是资本主义社会。

他讲的真的很好,分析的全面而透彻.我也是看了他的回答才有了写这篇博文的想法.

在他的回答中我们可以了解到,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真的不是瞄准价值的构成,而是分配.我也确实从这一次的学习中,真正了解到了,资本主义的恐怖.